亓官小草莓

安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那个院,那条路

       在几乎是一夜的爆竹声中,又过一年。

       大年初一,是个晴天。

       由于爷爷奶奶住的大院里都是老户,因此还秉承串门拜年的传统。爷爷一大早就出去团拜,奶奶则在家中招待上门客人和准备午饭。

       待在家中也帮不上忙,我决定出去走走。


       碎了满地的红色鞭炮纸和大喇叭里播放的喜庆音乐才让人恍然,这是过年。一切都似原来,可是一切又都变了。


       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童年一大部分的回忆都留在了这个大院。可惜现在长大了,外出求学,一年都回不来两次,更别说常住了。在大院里逛着,也勾起了儿时回忆。


       从奶奶住的楼顺着大路向里走,就是正中间的大转盘。里面种了一棵大松树。记得小时候喜欢围着这个圆圈跑,总觉得,转一圈的时间真长啊,什么时候能再看到爷爷奶奶呢。

       现在,原来走不过十几步就能再次到达起点。


       转盘旁边有个小卖部。奶奶说我小时候不轻易要东西,就有一次小卖部新进的泡泡糖,我看到很喜欢,她就给我买了一块。可是后来我又哭着不走,原因是她说给我买两块只有一块。她拗不过我,就又买了一块给我才不哭了。每次提起这件事,奶奶笑着的神态就像看到了小时候那个哭闹的小人。

       现在,小卖部变成了公用电话亭,也早已不开门。只有夏天的时候会有爷爷们在这里聚上一盘棋。


       再向后走,会经过一个幼儿园。幼儿园已经不在开放,变成摆设。小时候会在幼儿园里玩玩具,坐最喜欢的转转椅。

       现在,转转椅被一层厚厚的锈蒙住再也转不动了。


       小广场早已铺上了草坪和鹅卵石子的小路,旁边的区域也放上了健身器材。想着小时候傍晚奶奶就会领着我来到后面的小广场跳舞。小手绢,健身球当时都有我专用的一份。“达坂城的姑娘辫子长啊,两只眼睛真漂亮”是我那时候最先学会的一首歌。

       现在,歌曲依旧耳熟,可是词已经记不清了。


       绕出大院,向左边走,这条路是爷爷奶奶带我走过无数遍的路。每次吃完饭去散步都是走这条路。


       一走就是十几年。


       路边的树在冬日的阳光里透出灰白的光,干枯的枝桠伸展着。

       现在,记忆中的小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人环抱不过来的大树了。


       途径了多年前建成的小小公园。当时夏天,大院里的爷爷奶奶都带着孩子来新公园里,蝉鸣声,嬉笑声仿佛还在上空盘旋。

       现在,不知是冬天的缘故还是过年的缘故,萧索的不像样子,旧旧的就像有一层抹不掉的灰。


       走过第一个红绿灯,左手边是一个酒店的大停车场和供电大厦。很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在这个大空地上,会有好多人跳当时的“广场舞”---兔子舞。我一开始胆子小,只跟在人群后面跳,后来认识了个也是大院里的小姐姐,成为了好朋友。于是她拉着我跑到第一排一起跳,笑得很开心。我们还一起去旁边的大厦门前看水底彩灯和喷泉。去她家里看她养的大白猫和一群小猫。

       现在,只记得兔子舞的音乐,可是早已没了小姐姐的消息。记忆中的笑脸早已模糊,鲜活的只有头上别着的蝴蝶发卡,翅膀会动,闪闪发亮。


       路过一所中学,再过一个红绿灯,就是市里的标志地点了,公园。小时候最高兴就是爷爷奶奶带着来公园玩。当时从正门进还要门票,我们就从后面的小路绕进去。夏天,满湖的荷叶荷花,那是朝气蓬勃的样子。有一天,和奶奶起个大早,从湖边的小路遛弯的时候,还有个会游泳的人去摘新鲜的莲蓬。记得奶奶要了好几个还拿了几个大荷叶,中午回去给我做的荷叶饭,莲子羹。莲心很苦,要单独拿出来,奶奶去泡茶。湖中还能划船,是小鸭子的造型。

       现在,公园早已向全民开放,里面还新添了好多游乐设施。门口全是卖气球,卖烤串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只不过,小船早已陈旧,荷花也不会开得那么鲜艳了。晨间的静谧和清新也显得那么短暂而珍贵了。


       在公园里面转,上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奶奶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公园玩耍照相。那背影,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和奶奶的背影。

       现在,爷爷奶奶都老了。爷爷的耳朵也背了,什么话都要大声说两三遍他才能听见。奶奶的背也弯了,走时间长了腿也疼,除了买买菜都很少出来散步了。而我,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也更少了。


       城市越来越好,喧嚣繁华着。可是那个大院,那条路还在那里。不用回溯时间,也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快到饭点了,我回到家中。他们都问我去哪了,我说从大院里转了一圈然后去公园了。他们都说你走的还真远呢。我说,不远不远,最后怎么都会回到家的。

      奶奶从厨房端出最后一盘菜,喊着“吃饭了”。桌上飘来熟悉的饭菜香味,那是家的味道。




后记:

       去年家中走了一位老人,心情一直是低落的。人生无常,生死之事更是让人措手不及。悲伤的感觉让人更愿回忆和怀旧,遂有了这么一篇随笔。

      新的一年,愿逝者安息,生者身体健康,平安喜乐。愿诸事按部就班,少坎坷少波折,顺顺利利。愿你我都顺心如意。              

                                                                                ---二零一五大年初一







评论
热度(2)

© 亓官小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