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小草莓

安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叶蓝】归•去

古风架空


第一人称


可能ooc抱歉


以上,谢谢


       时光从不会停下脚步。

       太阳西斜,光芒不再耀眼。夕阳下的彩霞异常美丽,就像那日我回头凝望时见到的一样。只是缺少了那个执伞的身影。

       躺上床,我想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我闭上了眼睛。

       很黑,黑的让人绝望。之后一瞬间一切又都变亮了。

       终于能看清些了,是一条路。顺着这条不知通向哪里的路走着,沿途竟都是原来经历的世事。一座座城,一个个人。

       说长不长走到了尽头,推开一扇门,就是另一个世界。

       河畔鲜红妖艳的花静静开放,路上熙熙攘攘的人匆匆来往。

       只桥头石碑旁,孑然一人,执伞而立。

       那场景总觉似曾相识。

       待我走近看清了那人衣着相貌,我知道,自己终能信守承诺,也能不负他人的嘱托。

       没了执念所累,或许都会轻松些吧。

  

       我是一个四处游历的说书人。我听过很多故事,也讲过很多故事。但是这个故事,我是第一次讲,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不去看那人反应,我自顾缓缓说着。

       那一日,我到了蓝雨城城郊,突降滂沱大雨,没有防备的我被淋湿得很是狼狈。也巧,不远处的千波湖边有个小屋子。快步跑到屋檐下,心说幸好有个地处能避个雨。

       打量了一下这屋子,纵有修葺的地方也是很新的,不像没人住。绕到屋后发现一条通向湖边的青石小路。顺着弯曲望去,原来还有一桥通向湖中凉亭。桥上正有一人,在雨中撑伞远眺。想必就是这屋的主人吧。

       湖面开阔,依旧不见小的雨势铺满了整个视野。青色与远山相接,天衣无缝,直显得淡蓝色的身形孤独哀伤。

       水汽朦胧中,那抹身影却是挺拔坚定,仿佛天地间已没有这山水风雨,只他一人和心中所念。

       也是有趣,大雨之中还如此淡然。我猜,这人要么是志趣脱俗的世外高人,要么就是心事繁复的世俗中人。总之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抱着有心结交的念头,我就倚着栏杆等他归来。

     “不知来客,有所怠慢,真是失礼了。如不嫌弃,请去屋内稍作休息吧。”

       听到这个温润如玉的声音时,我还闭着眼睛小憩。一睁眼,便是青年略疑惑担心的神情。

       再仔细一看,青年约是二十四五,五官端正清秀,不是让人惊艳的模样,独一双眼睛灵动明亮,好似能看透传达一切。头发用一根湖蓝丝带束起,身着一袭浅蓝长衫,腰间系了块似是缺了一半的玉佩。干净朴素的搭配让人看着心里就舒服,只是紧握在手中的大伞有些不协调。

       自我介绍后,我被邀进屋里小坐。屋子虽小却一应俱全,从整洁程度就能看出屋主人是个会过日子的细心人。墙上挂着一把纹饰精美的佩剑,倒看不出这青年还会武功。进门后,青年请我入座,不多时就泡好了一壶香茶。喝着茶暖了身子,和他攀谈起来。

       他一边仔细擦拭着那把伞,一边开口道:“在下蓝河,蓝溪阁门下弟子,现在门派内担任些闲职。”

       蓝河,蓝似纯净温和,河如舒缓悠长。看这气质,还真是名如其人。

     “原来是蓝溪阁的少侠,真是有幸。在下漂泊四方,说起来也算是个江湖中人,听闻蓝溪阁很多侠义之事,也是心有敬佩。此次游历到蓝雨城,也想对贵地多些了解,顺便收集些素材。初来乍到,借这场大雨与蓝少侠结识也是缘分,可否交个朋友?”

     “少侠不敢当,直呼蓝河就好。能多个像您一样经历丰富的朋友当然是我的荣幸。如您在蓝雨城有何需要帮忙的,随时来找我便是。”青年说话时有着真诚的目光,还是个热心肠。

     “如此,先多谢了。”我行了礼。

       蓝河忙摆手说着客气客气,又帮我添了茶。

       他握了下伞柄,起身把擦拭好的伞倚放在墙边。看上去,墙上的剑和墙边的伞,还构成了一副很和谐的画面。我后来才知晓,它们交织出的是一段不为人知的江湖往事。

       我在蓝雨城四处闲逛,看的是风土。和蓝河的交谈,聊的是人情。我给他讲他不知道的故事,他给我讲我不清楚的过往,再加上志趣相投,很快,我们就熟络得同多年不见的旧友一样。

       数日交往中,我想,蓝河这人想让人生厌也不太可能。

       他待人谦和有礼,却又没有生疏之意。眼界开阔,有包容之心,有独到见解。做事有条不紊又细心全面。性格沉稳,脾气也好。实在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只是,这个似乎永远都充满朝气的青年,也有失意之时。就像我初见他在雨中的身影,那么悲哀那么忧伤,笼罩在阴霾之中。

       他总是很爱惜那把大伞,当成心尖至宝似的。我多次去找他,也多次看到他时常对着那把伞出神,眼睛中好似能映出一个只能他看到的身影。

       他有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可能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就是摩挲那半块玉佩。

       他的剑术称不上出神入化,可也是招招制敌,潇洒非凡。有几次看到他练剑,束发临风,一剑递出干净利落,转身又是秋收冬藏,端的是英气十足。可是,整个人都似滞在回忆中,目光不挪半分,只凝在剑尖。

       向他的同门好友询问过,都说不太清楚。问他,他往往眼神一瞬深邃,迟疑一下,摇头说着往事不提也罢。

       我猜想着是怎样的故事。那故事必定刻骨铭心。

       直到我向他辞别那天,才有幸听他道出始末。

  

       我们相识在雨天,相别在雪天。

       那是个冬日里不算冷的日子。午后刚过,灰青色的天空中零零星星地开始飘起了雪花。碎屑似的冰雪,打着旋飞着。落在大地,融于草木,隐入红尘。

       在蓝雨城停留了大半年,我也选定了下一个游历的地方。虽说相识不长,可也算难得知己,我去向蓝河告别。到达小屋时,蓝河正在屋后看雪,还吟着“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的诗句,周身又是那忧郁的气息。

       蓝河听说我要离开,感叹了一下时光流逝,也有不舍之意。温了两壶酒,难得说要不醉不归。

       酒酣之时,他看着屋外依旧飘洒的雪花,呢喃了一句。我没有听清,问他说了什么。本还有些意识模糊的他一下好像没有了醉意,很清明的开了口,只是声音带着细微颤抖。

    “叶修离开之时,苇花飘了漫天,就像落雪一般。”

  

     “我从湖心亭回来时,听见芦苇丛中有动静,握着剑去探个究竟。没成想,是个大活人,还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救他了。这辈子都栽他手里还有些不值当呢。”

       蓝河嘴上这么说着,可是语气听不出半点后悔之意,相反的,带着些回忆的欣喜。

     “他说他叫叶秋,被人下毒暗算所伤,希望我能收留数日让他养伤。我看他伤得厉害,脸色苍白还不断冒虚汗。纵使身心交瘁也掩不住眉宇间的正气,想必不是什么坏人,就答应了。”

     “不过,我还真是看走眼了。这人太自来熟了。一开始他还客客气气的,可是不过几日就原形毕露了。让他帮个小忙吧就说什么是伤员动不得,其实就是懒。人也没个正经,跟他说不了几句就要被他调侃,偏偏他言词犀利还说不过他。好不容易逮住他点把柄还摊上他是个厚脸皮奈何不了他。要不是我脾气好,才懒得理他。”

     “不过没事和他斗嘴,听他说说外面的故事,看着他天天喊着什么小蓝我饿了然后一副装着委屈的样子,突然觉得原本一成不变的单调日子,因为有了他而多了新的色彩,生动充实了不少。那时我还想,这个打乱我生活的不速之客,真是个独特的朋友。”

       伴着炉火噼啪的声音,蓝河慢慢诉说着。

     “可是,他还没完全恢复,就有一帮仇人寻来了。”

     “一天,我回来有些晚了,很远就看见有群黑影聚在小屋前。叶秋正在和那群人对峙。为首的人出言嘲讽叶秋,语气很是不屑。叶秋也不恼,一句句都奉还了回去,倒是把那人气得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示意手下动手,满眼的杀之而后快。”

     “想着叶秋还有伤在身,我就出手了。奈何他们人多又都是高手,几十个回合下来,我也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一个闪躲不及时,眼看就要被背后的敌人刺到,结果叶秋救了我。”

     “他撑开他那把大伞,替我挡了一剑。接着把那伞变换出各种花样,不出一刻钟就把一干人包括那个带头的打倒了。身形之快,我简直都成了看客。那群人自知敌不过,被叶秋讽刺几句后灰溜溜的逃走了。”

     “他转身看我,又恢复了一副不正经的模样,说什么小蓝刚刚真是英姿飒爽啊,不过关键时刻还是靠哥英雄救美,是不是很崇拜我要以身相许了。语气懒散得好似刚刚的激战场面都不曾发生。”

     “我还在惊异于那个前所未见的武器,更惊异于他武功如此之高,也就没去反驳他的玩笑话,赶紧去关注他的伤势并问清事端缘由。”

     “原来,那把伞名叫千机伞,能有多种变换,是叶秋自制的。至于那些找事的人和他的高强武功,他了了几句不在意的就带过了,明显的欲意隐瞒。不过,他望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你只要信我不会伤害你就行了。”

     “听得出他不愿透露,我也就不再追问了。想想到底是萍水相逢,一时朋友一世过客吧。当时没在意那失落的心情,只当是有所感慨。现在想来,是不是早就慢慢陷进他那深邃的眼神中却不自知啊。”

       蓝河说到这里,还笑了笑。

     “那段时间,正赶上多雨季节,千波湖畔天天都是细雨蒙蒙。饭后他总是撑着那把大伞拉着我去湖心亭赏景,美其名曰陶冶情操。无奈我也只能陪同。殊不知,习惯是如此可怕的事情,不知不觉浸侵到身体的每个部分,直到心里。”

     “那天,我说他你有这闲情逸致,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你的敌人。他却难得没说什么反驳的话,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伤快痊愈了再过三日就走。这真是让我措手不及当时就愣在了那里,瞬间只觉心情随着天气阴霾不散了。回了他一句也好,之后我们就都默契的没有搭话,只是静静地听雨赏景,好似一切依旧和谐。”

     “三日之后告别之时,他很郑重地向我道谢,感激我对他的细心照顾还有为他的挺身而出,他都记在心里了。他说,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我当时还嘲笑他,这真不是他一贯的风格,再说了,大男人哪来这么矫情。”

     “可后来他不在了的日子里,我才渐渐明白,原本以为是朋友的人在心里占了多少的牵挂。原来真正矫情的是自己。”

       蓝河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酒,诉说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激动。

     “时间过得飞快,半年中发生了很多事。北边的嘉世王朝败落了,取而代之的是兴欣王朝。蓝溪阁派我去了解消息寻求合作,我才能重新见到叶秋,哦,应该是叶修!”

     “对!这个人竟然骗了我!他原来是嘉世的大将,后来遭排挤被暗杀。嘉世本身面对内忧外患已是强弩之末,叶修就拥护新主上位,改朝兴欣。”

     “刚见到他时,他说,蓝河我就知道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满脸笑容。”

     “我则觉得特别气愤。我真诚待他,他却连名字都欺骗我。说白了,就是在心里为自己不值。”

     “叶修一看我真的恼了,赶紧给我赔不是。说不告诉我是怕我被牵累无端卷入一些麻烦事。”

     “我冷笑一声,我何德何能能跟叶将军攀上关系,不过是个偶遇的陌生人罢了。”

     “这话的语气让我怔了一下,想来也没什么立场,总觉得像小性子十足的埋怨,有什么模糊的感情掺杂了进去。”

     “他听后半晌没说话,我正有些后悔,突然就被他箍住了双肩正视他。他的表情很认真,定定的看着我,说出了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 蓝河,能遇见你是我的命数,能和你相处是我的幸运,而能和你在一起是我的奢望。我想我喜欢你,你知道么?”

     “我当时有一瞬空白,心中却恍然大悟了,原来自己一直也是喜欢他的。没有什么可扭捏的,我下了很大的决心。叶修,原来我也喜欢你。”

     “他笑得胸有成竹的样子,把我拥住。就像心中所有的空缺都填满了一样,那个温暖的拥抱填满了我的人生。”

       我心里有些讶异又赞叹,这两人竟都这么直白,而且这么有勇气。

     “没想到一场‘问罪’演变成了这样。表明心意后,我们相处方式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拌嘴调侃一样不少,只不过更是多了些亲近与温暖。”

     “空闲时,他会陪我读诗练剑,我也会和他讨论一些战术阵法。下雨时,他还会叫我一起去赏景,只不过这回他不执伞的手中牵了我的手。”

     “他也是个心思细密的人,惦念着千波湖畔多雨,说要做一把一样的大伞送我为我遮风挡雨,温柔的眼神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那段时光,估计是我人生中最安逸的时光吧,因为他在。”他唇边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蓝溪阁出了点事召我回去。临走前我把随身的玉佩一分为二,赠了他其中一半。他睨着我调笑,小蓝这是真的以身相许了。我说你爱要不要作势就要收回。他忙把玉佩系好,说必须要,宝贝着呢。那语气都把我逗笑了。”

       说着,蓝河起身走到窗前。“这雪倒是越下越大了”,然后眼神变得飘渺深远。终是,离别到来了。

     “那日的苇花飞了满天,有簌簌落下的,也有飘远的,白茫茫一片,就像下雪了一样。叶修来到千波湖畔,告诉我他要出征。”

     “他一身戎装显得身形格外挺拔,平日里的懒散被锐利取代,冷峻强大的气场也是我从未见过的,这才是他最耀眼的一面吧。不过,唯一没变的是看我时认真坚定又深情的目光。”

     “他留下了一把伞,和他那把一样。他说,蓝河,等我回来,我会陪你看尽生命之余的所有景色。我本执意和他同行,可是他让我在这里,守着我们的家。我答应了。我等他。”

     “这一恍几年,我从未离开,就是怕他回来却找不到我了。不管怎样,我信他,所以我会等他。”

       他不自觉颦蹙起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沉重的结局,却还执着的坚持。

     “如果,你能在某个地方遇到叶修,请一定帮我告诉他:蓝河,在千波湖畔等他,会一直等下去。我先在这里谢过了。”

       最后,蓝河郑重坚定的对我说。

       我心中喟叹一声,倒还真是不提也罢。

     “好,我答应你。”我临走时对他说。

       道一句珍重祝福,万水千山,有缘再见罢。

       后来我又走过很多地方,看到很多爱恨恩仇,聚散离合。那些看似不能忘却的,不能放下的,最终还是湮没于岁月的洪流,随着生活一天一天的消失了。大千世界中,这是不变的规律,也是万事万物的共同点。

       我一直以为,蓝河的故事不过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时间的力量之下,总归没有什么是抹不去淡不了的。

       但是,我错了。

       多年后,久得我都不记得是过了多少年。我又一次途径蓝雨城。本想去找蓝河一叙游历体会,最终却只选择转身离去。

       因为,当我看到,依旧是那个千波湖,依旧是那个小屋,依旧是桥上执伞而立的淡蓝色身形,我就知道,对于蓝河来说,时间不会改变什么。不论是他,还是他的念想。

       我想,我还是不曾真的了解蓝河,也不曾了解连时间也不能终止的执念是如此骇人的深刻。

       最后一次回头凝望,夕阳中的彩霞红得愰眼,好像闭上眼睛也能看到似的。看着那个依旧坚定的身影,耳边又想起了同样坚定的嘱托。我走向前路,心中也回了一句,我一定会帮你转达。

  

       终于,我也体会到了什么是执念。上穷碧落下黄泉啊。

       叶将军,蓝河一直在千波湖畔等你。

       我说完最后一个字,心中终于空寂一片,再无挂念。

  

       那神情就像沉溺在回忆中再也不愿清醒一样。久久沉默之后,看似漫不经心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叶修抬手拿掉嘴里叼着的叶子,抚上那半块玉佩,似是轻笑了一声,开口就是低沉喑哑的嗓音。

     “小蓝还把这些事说了。真是难得没有难为情啊。这么执着的性子,竟还在等。”叶修的语气有些无奈却欣慰。

      "不过如我懂他,所以我也一直在这里等他啊。”

       原来,叶修早已回不去了。

       一个人间千波湖畔,一个冥界奈何桥头。一个心,等在那个苇花飘荡的季节;一个魂,留在黄泉。

       不过归,去。

       想来,等待,原本也是充满希望的啊。

       同样道一句珍重祝福,转身随众人过桥。听闻身后传来一声多谢,我笑了一下,喝下那碗孟婆汤。

-----------------------

  

       从我老婆子开始在这奈何桥上做生意,什么样的人没见过。那些个说着等这个等那个的,最后还不是都被鬼差抓走了。可唯独有一个例外。

       魂魄之躯还有这么强的精神力和战斗力的真是太稀奇了,鬼差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无济于事。最后把阎王爷都请来了,那个鬼还能毫不惧怕,最后竟谈起了条件,还不可思议的成功了。老婆子我也是真见识了。

       那鬼之后的日子就是天天扛着那把伞,倚在桥头等着他口中的那个什么蓝河小蓝的。有一次听见他自言自语说着什么,早点来吧哥等得可心急了,一会儿又忙改口说算了还是晚点来好好多活几年吧。咳咳咳,还真是快要把老婆子我都招笑了

       这又过了多少年啊,那天,冥界可出了难得一遇奇景。忘川河上竟然升起了一轮满月。老婆子我都没见过几次半月,满月也是头一次见。月亮又大又亮,那场面形容不上来,可就连诡异阴森的冥界,也显得有些人间气的温暖了。

       也就是这天,来了一个撑伞的蓝衫男子。面无惧色,倒是有种期待的神情。那鬼看到他,愣了一下,之后慢慢踱到他面前。

       两个相互凝望了半晌,然后说了什么,终是牵了手去轮回了。

  

-----------------------

     “叶修,别来无恙。”

     “蓝河,别来无恙。”

       "终于等到你。”

       再长也长不过悠悠岁月吧。就这样伴着时间等待,酝酿这一世情长。

       直到等到你,共赴下个轮回,再也不会错过更多时光。

END

坚持是件不容易的事,等待就更难了。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等待就是相守,就是希望。

更何况,最后不是等到了么?那就没有遗憾了。

谢谢看到最后的喜爱叶蓝你们。=^_^=

碎碎念:

一直想写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卡卡改改的就就拖成了这样T_T新手古风好难写,而且还选择了这么个视角,写的不好但相信大家都懂得。总之,写完了就是高兴哒~话说把这个当成给自己得生贺是不是有点悲哀呢。。。。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坚持等待下去吧O(∩_∩)O~~

评论(4)
热度(16)

© 亓官小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