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小草莓

安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叶蓝】老年二十题(上)

  • 题目来自网络,三十合并为二十

  • 时间排列无序,有私设

  • 可能ooc抱歉抱歉


1.五十岁的冬天

       从中午就开始灰暗下来的天空,终于在下午四点有了动静。下雪了。这是今年冬天杭州的第一场雪。

       蓝河起身去阳台关窗,走回客厅的时候跟正在看书的叶修说道:“全球变暖弄得冬天都不下雪了,等一场雪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

       叶修笑了笑,合上书揉了揉眼睛,“可是冷还是照样冷啊。而且杭州这湿冷也真够难受的。”

       蓝河在他身旁坐下,皱着眉,手揉上叶修的膝盖,关切的问他:“又疼了?疼得厉害?”

       叶修的手盖上他的手,“蓝啊你给揉揉就不疼了”,语气还是那么不正经。

       蓝河拍掉他的手,埋怨一句,“让你年轻的时候不注意受了凉,老了受罪活该。”可是,转身就去厨房开始忙活,看样子是煲上了汤。

       到了饭点,叶修没等蓝河喊他就寻着香味在餐桌前等好了。蓝河盛好汤,瞥他一眼,说:“祛湿活血的,多喝点啊。”叶修嘿嘿一笑,边喝边赞“小蓝的手艺就是好啊。”

       晚上雪停了,可是刮起了风,呼呼的打在窗上,听着都觉得冷。

       蓝河调好空调温度定了时,赶紧钻进了被窝。叶修接着就抱了他个满怀,两个人的体温相互熨帖着,真是暖到心里了。

       叶修说蓝河你就是我的小火炉啊,抱着你还怕什么冬天。蓝河笑着说别贫了,快睡觉。

       呼吸交织,相拥而眠,又是平常的一天,又是有你的一天。


2.老掉牙的情歌

       春天的风吹来,暖暖的温度正是舒适。叶修和蓝河宅了一冬天,重新恢复了晚饭后散步的活动。

       天气回温,街边的店铺也不再早早关门了,门口还重新布置了起来,放了音箱,传来不知名字的歌声。一男一女的情歌对唱,听着很是甜蜜。

    “老叶,很少听你唱歌啊。怎么样,来一首呗。”蓝河突然心血来潮。

    “你想听啊?行,回家给你唱啊。”叶修很无所谓的说。

    “真的?那你要唱什么?”蓝河好奇他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

    “就《老鼠爱大米》吧,词好记也好唱。”

    “-_-||那你还是别唱了吧。”蓝河一脸黑线。

       叶修嘿嘿一笑,牵了他的手,竟开口哼起来。“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也会依然爱着你。”

       蓝河一脸讶异。没有跑调走音,声音平稳还有欣喜的语气,配上叶修的声音,没想到这首歌也能挺好听。

       听到叶修唱出那句“我爱你”时,蓝河不禁回握了他一下。

       叶修哼完,突然问蓝河:“对了,咱家还有米么?”

       蓝河还正感动着,不由一愣,想起好像是快见底了,本来想自己明天去买的。想了想,朝叶修狡黠一笑。

    “被你这只大老鼠吃完了。走吧,买米去!”

       于是叶修因为一首歌去当了劳力。

(如此奇怪的发展我是怎么想到的都忘了orz⊙﹏⊙)


3.希望活得更久

       杭州没有春天,夏天说来就来。刚进六月,热气就从大地深处升腾出来,让人好好睡个懒觉也不安稳。蓝河还没起床呢,叶修却早早的出门了,理由是买菜。

       蓝河稀奇得很,平时虽然也会一起去买菜,不过这么积极还真少见啊。看了眼日历,他才了然,六月一号,原来是自己的生日啊。他笑了笑,整理好床铺去洗漱。

       果不其然,叶修提着大包食材回了家,就朝蓝河嚷着说今天要给寿星放假,做饭家务他都包了。

    “好啊,我可乐得清闲了。今天辛苦叶神了。”蓝河偷笑着。

       叶修一脸“就看我的了”的表情。

       不过,平时只会简单的,高难度的大菜他是从来没碰过。不擅长的领域发挥起来各种失误,叶神也颇有心无力。

       鱼不会处理,虾没有挑掉虾线,活个面糊弄得厨房像个战场。这些也就算了,切菜的时候没注意差点划破手可是把蓝河吓得不轻。最后,蓝河把叶修赶出厨房,还是自己接手了。

       叶修出去拿订好的蛋糕,回到家的时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还是各司其职效率高啊!”叶修感叹道。

    “就不指望你了,你来刷碗就行了。”蓝河摇头无奈。

    “这没问题。”说着点上蜡烛,“蓝啊,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呼~”蓝河睁开眼睛,把蜡烛吹灭。

    “吃饭吃饭吧。”叶修丝毫不掩饰对大餐的垂涎。

    “唉?你怎么不问我许了什么愿?”蓝河疑惑。

    “愿望不是说出来就不准了么?不能说。”叶修表情还很严肃的样子,把蓝河都逗笑了,真是越老越小还开始信这个了。

    “也是。这个愿望可是要实现的。那就吃饭吧。喂,这个油焖虾不准跟我抢!”

    “是是,今天你最大,不抢你的。”

       晚上入睡前,蓝河在黑暗中跟叶修说:“老叶,谢谢你。”

       叶修似乎笑了一声,说道:“蓝河,我爱你。”

       握上叶修的手,蓝河轻声回了句:“我也是。”

       蓝河六十五岁生日的愿望是能够活得更久,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叶修,能够陪他一生。


4.无声的遗像

       叶修和蓝河的老年生活其实也是丰富多彩的。手痒了没事去游戏里添个乱,上线找老朋友叙叙旧;心情好了心血来潮去旅游,给其他生活技能加个点;最多的就是日常斗斗嘴,还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不过,总觉得还是缺点生气。

       这天俩人一起整理照片,不知不觉回忆了原来的好多事,也聊了很多,心中都跟打翻了调味盒似的感慨颇多。

       正巧翻到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只表情稍显呆萌的白色小狗扑在蓝河身上,叶修在旁边笑。那只狗叫“点点”,是叶修和蓝河搬到一起之后养的。小小的长不大,就维持在一个鞋盒的大小,很乖很萌。虽不是纯种的,却也聪明伶俐,没养多久就会给他俩作揖了,见到他俩也会撒娇了,常把他俩逗笑,给家里添了不少快乐。

       不过很惋惜的是,养了两年不到点点就走了。原因是,有一次叶修和蓝河都忙,一整天都没喂点点,俩人晚上回了趟家匆匆给了它喂些吃的就又被叫出门了。点点饿了吃得太快,喂的东西里恰好又有骨头,于是就被一根骨头卡住了。等俩人再回家时,点点已经奄奄一息了。后来找了兽医也没救过来。为这个,他俩都很自责,特别是蓝河,那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缓过来之后,俩人想着点点的事,觉得忙起来也顾不上,怕再辜负了一条生命就再也没想过养狗的事。

       这张照片是点点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现在看着,俩人又都不禁叹息。

    “老叶/蓝啊,咱们再养条狗吧!”两人说着,看了看彼此都笑出了声。

    “好啊!现在空闲,有的是时间可以照顾小家伙了。”

    “那我们还给它取名点点吧。”

    “行,也算是纪念了。”

       蓝河眼神留恋的看了看照片里的点点,合上了相册,抬眼对上叶修的眼睛。

       两人的眼睛都亮亮的,那里面闪烁的是共同拥有的回忆还有希望。

    (点点的名字是真的,故事也是真的,就是我家养的第一只狗。【泪目】T_T)


5.

Q:什么是时间也无法改变的东西?

A:当然是对荣耀的热情,还有对你的心。


6.压箱底的嫁妆

       蓝河在很多年后的一天才告诉叶修,后来他自己没事的时候又去刷了好多密银吊坠,本来想在告白的时候给自己添个底气。

    “叶修,我喜欢你。这些作聘礼够不够?怎么样,是不是很帅很潇洒?”蓝河回想起当时的想法,淡淡的表情都带上了点自嘲。“本来想就这么大胆任性一次。即使不成功,也不能错过告诉你的机会。我当时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想来你也不在乎那些低级材料了吧。不过,没想到。。。”

    “没想到是我先向你表白了吧。蓝河大大魅力这么大,我不早点下手让人抢走我不得后悔一辈子去?”叶修抚上蓝河的脸,对上他依旧清亮的眼神。

    “是啊。真是没想到呢。现在回想你告白的那瞬间,我的心脏都能再跳快几拍。不过可惜,聘礼这么多年都没送出去。”

    “什么聘礼啊,明明是压箱底的嫁妆。兴欣会长夫人。”

    “-_-||不跟你计较。快,轮到你讲了,别敷衍我啊!讲讲有关黄少的事就更好了!”蓝河期待的催促他。

    “好好,你别急啊,让我组织组织语言。对了,想起来了,那次。。。。”

       一个冬日暖洋洋的上午,叶修和蓝河窝在懒人沙发里相互依偎着,讲着那些记忆深处的故事,微小却永远闪着光。


7.像年轻时那样斗嘴

       天冷水凉的,俩人又都不愿动。于是,为了洗碗一事,叶蓝的家里出现了下面的一幕。

    “老叶,这个月的碗就交给你了。”蓝河把握拳的手张开拍了拍叶修的肩,忍笑严肃的说。

    “别啊,蓝啊,咱再来一局,三局两胜也行啊。”叶修现在十分怨恨自己的刚刚的“剪刀手”,拽着蓝河不让他走。

    “老叶你别耍赖啊,快放手。”蓝河笑着拍掉他的手。

    “不行!本来都是一个星期的,这次一个月太长了。”叶修挣扎。

    “喂,你刚刚也是同意的,输了就不算数了?”

    “洗碗一个星期,不过保证一个月不抢蓝溪阁的boss,蓝会长你看怎么样?”叶修笑得眯着眼像个老狐狸。

    “言下之意就是洗碗一个月就抢一个月的boss了?叶修你越老越没下限了啊,输了赖皮不说,还公报私仇!”蓝河跳脚,老叶你不要脸!

    “蓝啊,为了蓝溪阁你要考虑清楚哦。”叶修为了逃“苦役”,只能厚脸皮了。

       蓝河一听他打蓝溪阁的主意就不淡定了。虽说俩人都少游戏了,不过一个是蓝雨的死忠粉,一个是兴欣的终身指导,各自为战还是常有的事。关键是,大神实力不减当年,指挥抢个boss依旧小意思,蓝河还是不得不掂量下。

    “。。。算了,一个星期吧。这次放过你了。心脏叶!”蓝河咬牙切齿道。

    “好勒!蓝河大大为了大局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蓝溪阁会感激你的。”

    “少来!快去先把今天的碗洗了!”

       叶修看着蓝河有些懊恼的表情就想笑,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呢。

       他朝厨房走去,突然回头问蓝河:“要不我让他们帮蓝溪阁多打几个材料,咱把这一个星期的也免了呗?⊙▽⊙”

    “T_T没门!”


8.老年痴呆

       蓝河醒来的时候天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惨白惨白的。他摸了摸身侧,叶修已经起床了。

       他折好被子总觉得哪里说不出怪怪的。

       他在卫生间看到了叶修正在刷牙,只不过神情有些呆滞,手也有些抖。他问叶修怎么了,可是叶修只是摇摇头。

       吃早饭的时候也有些莫名奇妙,早餐早就准备好了,可是既不是叶修出门买的也不是他做的,蓝河觉得更诡异了。

       叶修要出门,眼神依旧直勾勾的,蓝河也拦不住他。一天突然过得很快很快,一下就是傍晚了,可是叶修依旧没回来。蓝河在沙发上缩着,看着新闻心里确是特别焦急。

       这时,一条新闻让他的心差点跳出来。

    “现在播报一条寻人启事。这名老人在市中心迷路走丢,姓名住址不详,应该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如有亲友看到这则消息,请去警局认领。”

       是叶修!!!他什么时候得了老年痴呆症!

       蓝河心急着去找他,可一转眼就到了警局。见到叶修的时候他依旧在发呆,不知道看着什么。蓝河总感觉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蓝河让叶修跟他回家,叶修这时候却抬头问了他一句:“你是谁?我又是谁?”

       蓝河惊慌失措,摇着叶修几乎都要哭了,大喊着“叶修,我是蓝河啊叶修!”

---------------

    “叶修,我是蓝河。叶修!”蓝河在梦魇中呢喃。

    “蓝啊,快醒醒!别吓我啊!”叶修叫着蓝河,让他快快醒来。

       蓝河醒来看到的是叶修一脸关切的表情,一下子抱住了他,有些害怕有些失控,说:“叶修我梦到你得了老年痴呆症!出去走丢了!而且,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忘了我!”

       那心慌的语气和刚刚梦中要哭的表情让叶修听了心里一痛,忙紧紧的回抱住他,拍着他的背安抚他。“蓝啊不怕。那是梦,都是假的。我在这,我在这。”

       蓝河使劲点点头,依旧抱着叶修不肯放手。叶修也依旧拍着他,轻声说着“我在,我在”。

       相伴几十年了,已经过成了一个人,离了谁都不行。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


9.朋友聚会

       蓝河和大春他们一直没断了联系,一起共事多年脾气又都合得来,他们五个倒是成了最铁的兄弟。蓝河后来定居杭州,笔言飞回了老家天津,剩下的三个留在了广州。

       这年是春易老六十大寿,蓝河组织了其余几个人,说趁着恭喜的机会大家再好好聚一下,于是昔年的蓝溪阁五大高手重聚了,地点选在了原来蓝雨俱乐部周边他们经常聚餐的那家餐馆。

       一晃多年过去了,餐馆还在,蓝雨还在,荣耀还在。虽然老去了,但是那些难忘的青春和热情永远都在。真好。

       大家见面也分外激动,谈笑间回忆着在蓝溪阁的事情,好像一下都年轻了不少。

       感叹是不可避免的,可也没什么值得伤感的,五个人友情走到一定程度,都不是矫情的人,聚的很开心。

       叶修陪着蓝河来的,不过没有参与,在宾馆等蓝河。蓝河回来的不算晚,看得出是很尽兴的样子。估计是收不住了,他也效仿了他偶像黄少天一次,拉着叶修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起原来的事。

    “老叶我跟你说啊,今天我们说起第十区的事他们可都对你当时恨得牙痒痒啊!什么买卖攻略啊,副本记录啊,材料交易啊,还有节日活动和抢boss,一提到君莫笑,大春说现在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头痛哈哈哈!你当时可真是个大祸害!还是个这么厉害的大祸害!”蓝河边说还边痴痴地笑着,那神情是很认真的回忆他们初遇的时光。

       叶修也特别耐心地在旁听着,还时不时给他递上水。十八次好友申请,各式各样的讨价还价,一眼被拆穿卧底身份还帮他管工会,他和蓝河都同时惊叹着原来这些细节都刻在了记忆最深处。

    “老笔说他到现在还惊讶咱俩能在一起呢,毕竟你当时那么欺负我。”蓝河撇撇嘴,语气有点怨念。

    “蓝河大大,我哪敢欺负你,那是喜欢你啊!”叶修无辜地说。

    “不过我也特别庆幸能在第十区遇到你,找到这辈子的归宿,也是缘分啊!”蓝河看着叶修笑着说。

    “我也是!”

    “他们都很佩服我们能一直走下来,一直在一起呢!对了,还让我传达一下对叶神您各方面的敬佩。”

    “谢了啊,也不看哥是谁!”叶修得瑟道。“不过,我们当然能一直在一起了,这点毋庸置疑。”说着吻上了蓝河的眼睛。

       蓝河那晚睡得很好,也做了一个美梦。梦中是年轻的他,身边有四个挚友,而不远处叶修向他走来。

       有相伴一生的爱人和亲友,何愁生命不温暖?


10.

Q:对什么绝对不服老?

A:荣耀和爱情。


----TBC

评论(7)
热度(20)

© 亓官小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