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小草莓

安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喂,小律师!

抱歉抱歉!!!!最近没有网都没有看到o(╯□╰)o

好喜欢!!!谢谢太太了!!好赞好萌的蓝啊~老叶的总裁也是特别特别的。。。呵呵~感谢!希望太太也更多更萌的叶蓝O(∩_∩)O~~

叶蓝一生推:


*点文系列2【高冷律师蓝和boss叶】
@长不大de草莓
姑娘的点文,一个很苏的设定,希望你能满意


“小律师,我这电脑怎么开启不了了?”
“叶老板,您没插电源。”
“小律师,我这咖啡机怎么不出咖啡了?”
“叶老板,您那咖啡豆没加。”
“小律师,你看看我们公司最近怎么这么风平浪静啊?”
“我以为这应该是老板最希望看到的。”
“小律师,你怎么就不喜欢总裁我呢?”

蓝河在心里挥手表示不约。

蓝河是一个法律系高材生,毕业自然从事律师工作,在一家口碑不错的事务所,秉承着内心的道德感和职业精神,决心惩恶扬善,为弱小伸张,于是他!来到了——

叶氏企业做了法律顾问。

上面钦点的,他也没办法。

boss叶当初纯属看到蓝河这个名字觉得新鲜,摸了摸下巴,在老板椅上点点头:“嗯,有趣。”

当他看到蓝河的第一眼,他觉得自己无意中点到了宝。

青年挺直的腰身包裹在西装里,修长的腿穿着西装裤别有一番风味,再加上那波澜不惊的语调都掩盖不了的富有神采的眼睛,哪怕是面无表情也足以让人想多看两眼的年轻的脸。
boss决定踏上追求爱人的旅途。

过了一段时间,在boss的要求下必须每天到公司报道的律师蓝河已经对这个老板有了一套自己的路数。

早上八点,上班打卡,蓝河和认识的人一一点头问好,对身后「蓝律师好帅啊今天也这么好看呢」「蓝律师应该多笑笑虽然这样面瘫也很帅嗷嗷嗷」之类的话充耳不闻,熟门熟路敲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但如果你一直听这个声音在耳边聒噪,一定也早已免疫。

“小蓝啊,来啦?”

蓝河轻咳一声:“嗯。电源。咖啡豆。纸笔找助理。行程找秘书。茶叶在抽屉第二层。公司没事。我有事。不来。不约。还有事么?”

叶大boss一脸早已习惯的样子,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沉默地走到蓝河身旁,一手搂上蓝河的细腰,一手覆上蓝河的手,在蓝河耳边吹着气说:“你忘了还有一个问题呢。”

蓝河面不改色:“不喜欢。”

叶修笑着放人走了,看着小律师淡如水的脸色,耳尖却是藏不住的红。

蓝河觉得身为律师就要够淡定,他从未听说过叶总裁是个gay,但种种迹象表明他对自己有兴趣,蓝河只能把它归之为「一时兴起」。

有钱拿,又没造成实际的不方便和损失,蓝河自然不拒绝。

他走出那栋大厦,看了下手表,想到自己的车今天限行,伸手拦了辆的士。
今天跟一个受害人家属约了面谈,迟到对于律师来说就是不专业的表现。

面谈结束,安抚好家属的情绪,已经是傍晚的事情了。他本来没打算花这么久时间,但是那位母亲一提到就哭,谈话总是中断。

不过想想那女孩子也是可怜,跟朋友去酒吧,单纯想去开开眼界,待了几分钟就走,却被一个禽兽看上,勾搭不成恼羞成怒,找了几个人把女孩子围在巷子里凌辱长达两个小时。虽然并没有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强奸,但是女孩子在那段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她被发现时处于精神即将崩溃的处境,身上多处受伤,尤其在医院检查以后说子宫受损以后可能不能生育。

蓝河叹气,就算根据酒吧监控找到了那个男人,奈何当事人精神崩溃,根本无法指认,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是男人所为。

刚刚那位母亲的哭泣声还萦绕在耳旁,那女孩子无望又无神的眼睛让人不忍直视。
蓝河正在内心思考这个官司胜率多少,并未注意到身后的异样。

等他注意到时,棍子已经狠狠挥向他的头,他下意识躲避,却被打中了肩膀。
他捂着肩膀,用力踹了对方,赶紧往明处跑去。

身后脚步声杂乱无章,根本分辨不清有几个人。但他觉得大概可以猜到主使者是谁。

身后一个棍子砸向他的后背,他踉跄了下,没敢倒,倒了就算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发现的。他只能跑。

终于跑到了有人的地方,他松了口气,往大街道上走。刚刚的偷袭让他看起来有点狼狈,这么一个俊秀的白领样的人挂着彩在街上走,实在很引人注目,连带着出租车都不敢搭理他。

蓝河咒骂一声,一辆车在身旁停了下来。车窗摇下,叶总裁是也。

蓝河在心里思考了三秒,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叶修也不说话,但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车里气氛很是压抑。
蓝河淡淡开口:“被偷袭了。这一行,在所难免的。劳烦老板送我回家了。”

叶修脸色更黑,一路上一句话没讲,直接把人领回了家。

进了家门,蓝河站在门口,等待叶修说话,叶修却只是把钥匙一扔,接过蓝河手里的包,也是随手一扔,牵着蓝河的手让人坐在了沙发上。

蓝河静静地坐在叶修的客厅,不动声色的打量。
嗯,果然有钱。哪哪看上去都是钱铺出来的。虽然整体格调不敢恭维。

这时叶修抱着药箱也坐在沙发上,终于蹦出来一个字。
“脱。”

蓝河挑眉。
叶修只望着他。

空气再次变得压抑又沉闷,蓝河再淡定也受不了。于是手搭上西装的扣子,一颗一颗慢慢地解开。

外套被随意放在茶几上。叶修看着蓝河的衬衫不说话。

蓝河只能解开领带,再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扣子。

叶修承认自己是一直很想看这个小律师的裸体,但今天看到了反而希望不如不看到。

白皙精瘦的身体,肩膀圆润,后背在灯光下闪着年轻的光泽。蝴蝶骨随着呼吸起伏。明明是很诱人的场景,但那从肩头一直到腰的大片淤青破坏了这份美。

叶修心疼的抚摸,听到蓝河的吸气声。在手里倒了药油,推开,用点力气按摩,让药油充分吸收。最后再喷点药。

这个过程蓝河愣是一句疼没喊。

叶修看着蓝河有点艰难得穿上衣服,欣赏难得的穿衣秀:“不枉公司里多少小女生花痴,蓝律师穿个衣服都是一幅画啊。”

蓝河不理会,道了谢就打算走,却被叶修拦了下来。

总裁倚在门上,双手抱在胸前:“坐公交啊还是打车啊?我反正不做司机了啊。”

公交,这种半山腰的富人区会有公交?
打车,同理,估计得走好久。

于是蓝河就被留了下来。
睡在客房软软的大床,蓝河迷迷糊糊的想,这个叶修看上去老是不正经,这次倒做到了点子上。

第二天当蓝河和叶修一起进公司的时候,他总觉得花痴的人更多了。
「你看你看他们果然有一腿!」
「天哪霸道总裁攻和高冷闷骚受!」

蓝河自认平时确实冷静淡定到有点高冷,但闷骚。。。他的嘴角几不可见地抽搐了下。

偏偏叶修还很高兴,故意往蓝河身上凑,蓝河最终还是没推开他。

尤其是上午,更是泡了杯咖啡送了进来。

叶修看着出去的蓝河,明明前不久还一本正经强调这是秘书的事,今天就这么乖。果然高冷的外表下有颗傲娇的心吗,哎呀真是萌属性呢。

于是咖啡再苦叶boss都当蜜一样喝下去了。

那次偶然相助就像打开了突破口,从谈话交流的增多,到能一起吃饭,叶修支着下巴想,哎呀最近进展真快,谈恋爱的感觉真好,咦过两天是不是他生日啊,嗯我一定要好好准备争取一举拿下然后快点全垒打!

然而得意忘形的总裁似乎忘记了恋爱并不是单方面宣布开始的。

当他准备好了烛光晚餐邀请蓝河时,蓝河只是抱歉地回答:我明天就开庭了,今晚还有很多材料。我不能去,抱歉。

叶总裁是何人,能一眼相中就能缠到至死方休。
于是他拎着蛋糕打包了菜就开车去了蓝河家。

敲开门,蓝河一脸疲惫,家里倒是整洁,尽管叶修知道书房里一定乱翻了天。

“你怎么来了。”
“来给你过生日啊!”

蓝河愣住了,他都忘了自己的生日,想到刚刚拒绝了叶修给自己过生日的邀请,人家居然直接上门来,这份情,真是。。。

这边叶修点好了蜡烛,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一脸主人的样子:“快来,吃蛋糕,吃饭。”嘴里的烟随着他说话上下跃动,就是不掉。

蓝河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疲劳在这一刻达到了一个临界值,慵懒和疲惫从四肢百骸涌上来。他明显感觉到刚刚开门见到叶修那一刹那他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断给自己增加压力,连叶修那里都请了假,这也是为什么叶修并没有机会跟他说过生日的事。

而现在,叶修脱了外套,衬衫解开两个口子,领带也松松垮垮的,袖子卷到胳膊肘,穿的是他家里的家居拖鞋,越来越觉得散发着光彩。

“叶总裁,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比平时上班的样子,更适合你。”

“哦?被我帅瞎了?没人说过,因为除了你,没人能看到。”叶修笑着说。

这话让蓝河心里舒服得很,抢了叶修的烟自己吸了一口,深深地吐出来。
叶修看着蓝河抽烟,说道:“倒是你,现在的样子和律师精英一点都不一样。更好看了。”

以往这样的调侃,蓝河必定会一本正经反驳回去,但今天,他只是瞥了眼叶修,没搭理。

叶修却被那一眼勾了魂,夺了蓝河的烟,捧着他的脸,深深地看进蓝河的眼里。
“明天的官司一定会胜利,哥给你保证。你要不信,哥给寿星来个幸运之吻。”

说完就吻住了蓝河。
两个人口腔里是一样的烟草味儿,分不清谁是谁,呼吸交缠之间,谁也不甘落在下风。

终于心满意足的叶总裁抱着怀里肖想已久的人,觉得气氛简直不能更好,低低地在蓝河耳旁说:“喂,小律师,喜不喜欢我呀。”

蓝河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嗯,也就勉勉强强吧。”

哪能是勉勉强强呢,他们都说错了,怀里的人才不是高冷,明明就是傲娇。

——END

带着姨妈写的。。。。。感觉脑子蒙蒙哒,写文乱乱哒!
但愿姑娘喜欢。谢谢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高冷小蓝似乎失败了。。。

评论
热度(146)
  1. 亓官小草莓蛋卧蓝桥 转载了此文字
    抱歉抱歉!!!!最近没有网都没有看到o(╯□╰)o 好喜欢!!!谢谢太太了!!好赞好萌的蓝啊~老叶

© 亓官小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