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小草莓

安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寻你(伪藏海花话剧台本大纲+碎碎念+表白剧组)

寻:张起灵寻找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吴邪寻找张起灵,我们寻找藏海花的故事


这是一篇真的还算蛮详尽的repo,特别详细剧透,千万慎入!!!

另,因为是两天之后写的了,有些细节和剧情的顺序,特别是后面,记不很清楚了,但是故事还是完整的。每个场景前面都有一段当时自己的体会,里面还有穿插很多碎碎念啊2333。可能对很多理解还很不到位,但是作为一个纪念吧,我还是很庆幸看到这个剧,能记录下一篇感想。藏海花话剧的讲述故事的方法和效果我真的很喜欢。


  • 藏海花话剧的伪台本大纲:


现实

杭州,西湖边,古董铺子

是平淡安逸的一天,吴邪悠哉地躺在躺椅上,晃着扇子,吩咐着王盟把博古架上的物件擦拭一下。

没想到,小铺子里的平静,被不速之客---大金牙又一次扰了个翻覆。大金牙谄媚一番,又给小三爷讲了个故事,故事里有家族、蝎子墓还有个不知名的孩子,姓张。

吴邪这时收到花爷来的短信,提醒他,这信息或真或假,让他自己斟酌。吴邪痛恨当初是大金牙让他过上了不断追寻却又没有尽头的日子,一个“滚”字送上,让王盟送客赶人。大金牙却在临走前说让吴邪仔细看看张家古楼里拿出的手串上的图案,里面就是蝎子的形状。吴邪还是耐不住好奇的性子,用放大镜仔细一看,果真是蝎子。

大金牙趴在门口偷听偷看,看到吴邪又“上钩”了,赶忙又凑进来,告诉他西藏墨脱有他想知道的信息。其实大金牙是想让吴邪找到蝎子墓的信息,重新倒斗。而吴邪却是在意,这是关于小哥的信息。

这距离他上一次得到张起灵的信息,已经5年了。不放过蛛丝马迹,最终他还是踏上了去墨脱的路。

吴邪上路,身穿红衣藏袍的小哥走出,屏幕出现藏海花的标题,开场结束,故事开始。

(老吴听到孩子姓张的时候,说姓张怎么了,怎么什么姓张的消息都要来告诉我找我,那语气,很明显又不着痕迹的表现了,其实心里已经很着急了233333)

西藏,墨脱

雪山茫茫,路途漫长,吴邪在山中奔赴,只为寻找小哥的消息。他的红围巾飘在白雪中,格外显眼。

在陈大哥家住了一段时间,吴邪还是没有任何头绪。陈大哥说马上要大雪封山了,再不走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吴邪看着也没有希望了,语气中全是落寞遗憾,无奈也准备离开。

他向陈大哥说是来寻自己的好哥们,自己找了他很久。陈大哥双手合十为他祈祷了一句,吴邪也学他双手合十,跪下祈祷。

一阵风吹过,把放在门旁的油画遮布吹下。吴邪起身看到了油画上的人,正是身穿红衣藏袍的小哥。他大惊,说这画上的就是他一直找的那位朋友,绝对不会认错的,赶忙向陈大哥打听有关油画的事情。陈大哥说,油画是山里喇嘛庙的上师多年前让他临摹的。于是,吴邪让陈大哥带他去喇嘛庙。陈大哥一直打不着火的摩托车,也终于启动成功,于是二人前往喇嘛庙。

(都是巧合,都是命运,也都是安排啊)

喇嘛庙

庙中静寂一片,除了上师并没有其他人。香火袅袅,禅意森森。

吴邪找到上师,询问油画中小哥的消息。上师说,多年前他就知道,那个人必定有一段故事,于是让雪寒临摹了画像,等待有缘人,没想到真的等来了。

他说,那是风雪肆虐的一天,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庙前,说想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当时上师很惊讶,大雪封山的日子,他是怎么上山的,又是从哪里来的。年轻人说,他从山中来,是山中人。地上只有年轻人周围几个脚印,如果不是凭空冒出,那他就真的是从山中来,而且是从直上直下的悬崖上爬下来的。上师让年轻人进了庙,安排他住了下来,并听年轻人讲了很多事情。

到这里,吴邪知道找对人了,于是向陈大哥道谢。陈雪寒要返程,向吴邪要了300元带路费,不多不少,然后投到了捐赠箱做了香火钱,笑了笑走了。吴邪跟着上师接着询问小哥的事情。

上师问吴邪,欲上九重天,应该从何处开始。吴邪以为上师是要钱,就赶忙掏钱。上师笑,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要让吴邪想想,有缘起,才有缘中和缘灭。

(陈雪寒要钱那块杜天真一脸懵逼2333不过陈大哥捐了钱后说的,这300块等了很多年,也让人很动容,都是缘。上师的笑声特别搞笑!!!小伙伴们都跟着笑,因为特别搞笑。寺庙的布景很美,后面在院中和屋中有镂空布景落下,还有投影光影,简直美得就像身临其境!!!特别喜欢这次的舞台效果!)

回忆

藏海花田

雪山深处,有一片神秘的地方,那里开着大片大片美丽而妖冶的花朵。像血一样,红得耀眼。那是藏海花田。

张家家族是藏海花田的主人,每年都会派出一个采花人来采花完成任务。而康巴洛族人负责帮张家看守藏海花田还有接应采花人。令康巴洛族人很头疼的是,阎王的存在,他们不得不每年向阎王献祭一个少女作为贡品。

有一年,一个张家的采花人来完成任务,名叫张拂林。他爱上了作为阎王贡品的少女,白玛。他违反了张家“不能和外族人通婚”的家规,并和白玛生下了一个儿子。阎王没有收到贡品,大怒,康巴洛族人不得不重新把白玛放上祭坛,张拂林抱着孩子赶到之时,白玛已奄奄一息,无力回天。张拂林替康巴洛族人打退了阎王,却要面临失去爱人的痛苦。上师(吴邪见的那个上师的师傅)也在场,再三纠结,把藏海花的秘密告诉了张拂林。他说,只要把白玛放在藏海花田中,她就能不死不灭,但是当她有一天醒来,就是生命终结。上师说,他现在很快就会受到张家的惩罚,还是赶快带着孩子逃命去吧。康巴洛族人也说,我们感恩于你打败阎王,也感动于你对白玛的用情至深,你带着孩子走吧,白玛放在藏海花田中我们会守护的,等以后孩子长大,来寻母亲,我们自会带他来。

张拂林为了襁褓中的孩子,也为了对白玛报仇的执念,忍痛走上了逃亡的路。

山中,歇脚处

张家守护着太多秘密,家规森严,怎么允许他继续存在。生为张家人,逃不脱的。

张拂林刚负伤逃脱,来到一个破屋歇脚处。屋里已有两人在休憩,他提防着想要继续赶路,可是屋里的人说大雨将至,何不一起留下歇息,他们二人只是走商被困,不是坏人。张拂林疲于奔波,就留下了,可仍是警惕。商人和张拂林攀谈,一副无害熟络的样子,张拂林只是沉默寡言,偶尔回答一二。

当商人问过张拂林的姓氏之后,安静片刻,气氛变得诡异紧张起来。商人笑道,张小哥怎么对我二人丝毫不感兴趣呢。张拂林有所察觉,起身要走。商人也笑着起身,说,你有意掩藏的血腥味在我看来还是很明显,伤势不轻吧。你对我们不感兴趣没关系,但是我们姓什么,你还是应该问问的。我们,也姓张。

张拂林转身要走,被拦下,于是和二人开始缠斗起来。张拂林有伤在身,一个不敌,撞到地上,怀中本在熟睡的婴儿哇的一声哭出了声。另外的张家二人都是一怔,为首的人朝他大喊,孩子?你怎么敢!时间又停滞了半刻,那个张家人招呼另一个重新坐下,对着张拂林低沉地说,还不快走!张拂林抱着孩子,走到门前,停顿一步,回头道了一声多谢,转身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为首的张家人大声喊道,今夜山里要下雨啊!

电闪雷鸣起,大雨已至。

山中,雨幕中

张家人啊,终究逃不脱的。

张拂林没走多久,一个黑衣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并永远拦住了他的路。这个张家人,没有放过他,把他和孩子一起带回了张家。

通向张家的绝路,很黑暗。

(张拂林就是苏小哥扮演的2333这次话剧中好多人分饰两角,演技简直棒!)

现实

喇嘛庙

上师还在蒲团上和吴邪说着故事,吴邪突然说了一句,为什么他总是对别人说很多,却对我这么吝啬,什么都不说呢。上师笑,并没有回应什么,接着讲故事。

(这段返回现实说了啥我忘了ORZ,把后面的也忘的一段插入过来了23333)

回忆

张家,大厅

巍峨高耸的张家古楼把所有都吸纳进去,只剩下严肃和寂静。命运是注定的,这就是守护秘密的代价。

雕刻精致的门坊立在两侧,张家族长威严地端坐在正位,等待着一个消息的传来。而这个消息,不论是好是坏,都将变成只能是对张家有利的存在。

张禁求见,一声通报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族长同意,一身黑袍的张禁抱着一个小小的石棺,跪在族长面前复命。张禁说,墓中机关重重,凶险情形远超预期,同去的大多数族人和宗主都折在里面。出墓时再遇变故,其他三位族人为保石棺能安全送出,全部牺牲,只剩我一人。索性不辱使命,将石棺完好带回本家。坐在族长身侧的长老起身,和族长一同站定在石棺面前,命令张禁开棺。

石棺一开,金光四射,一个婴儿缓缓升起,族长眼中透出希望,奈何,金光消失的瞬间,归于一片灰沉,婴儿,已然玉化。

是啊,3000年的婴儿,怎么会活着呢。长生啊,长生是什么,那只是虚幻的想象,是无望的祈祷,是可怕的诅咒。

长老对族长说,圣婴玉化,怎么交代?现在不只是外家的人有所异动,本家的好多族人也开始质疑了。族长不语,陷入沉思。

正在这时,又通报来说,叛逃的张拂林已经带回,族长是否要现在处置。张拂林被押上来,还有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族长和长老有些惊讶,但相视一眼就已经达成默契。张拂林祈求族长放过他,他还有白玛要去守护。族长沉吟一声,可以放过你,因为你终究是张家人,但是血统不纯的孽种必须处死!说着,抱孩子的张家人举起刀就向孩子砍去。张拂林悲痛大喊,吾儿无辜,只要能留他一条生路,我愿以命换之!长老问,你可想好了。张拂林为了孩子,重重颔首。

族长接过孩子,就命令人来带张拂林,立刻处置。张拂林被带下,族长抱着孩子走向座位,长老颇有深意的看了张禁一眼,朗声说道,张禁护送圣婴有功,命为张家丹青宗的新宗主。不言而喻,张禁领命,眼中却也有一丝异样的光。

张家,刑场

有时候,很难言明巧合这种事情,也很难辨清信任这种感觉。巧合和信任,有时致命,有时也救命。

张拂林看着行刑人,叹了一声,原来正是当初歇脚处放他一马的张姓“商人”。

最后一面,想不到是兄台送我,敢问兄台姓名?

名字这种东西对张家人有意义吗。在下张也成。没想到,你最后还是死在我这里。

张拂林沉痛,当时也成兄放我,结果出去便遭到伏击,即使你我二人也未必能逃脱,没连累你,已是幸事。张拂林沉默半刻,最后一次求人,求张也成如果能有机会再见到那孩子,千万照拂。张也成无奈笑了一声,说道,他们骗的了别人可骗不到我,哪有什么圣婴,你的孩子,才是圣婴。

说着一碗送别酒喂给张拂林,一声走好,手起刀落。

伴着远处传来的婴儿啼哭,刀上的血一直流了一整晚。

张家,祭坛

你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你是圣婴,你是张家的信仰。你,就是长生。

祭坛之上,所有人都见证了长生,3000年的圣婴啊。无人可以质疑张家,张家的信仰再次稳固下来。

张禁接过孩子,哄着他不哭了,低声说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我要带你看一个崭新的张家,带你去高处,看新的张家。

时间推着所有人事物走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张家大厅的布置,还有祭坛都好恢弘气势啊,不愧是张家!祭坛的台阶上盘着一条龙啊!!!看到这里,看书时以为小哥已经3000多岁的疑惑又一次清晰明了了。书里的好多情节我都快忘了,话剧里三叔也重新填了不少坑,看得我真是难过。小哥就是小圣婴啊,开始慢慢长大)

张家,厅前

完全想不到,不知道你也有无忧无虑的童年。搞怪时的作威作福,调皮时的任性可爱,还有学武时的端正认真。那小小模样,我不敢认。

穿着白袍的小圣婴被两个人抬着,又指挥着另外两个人向东向西走着。他说,我要下斗。四个人就模仿着下斗谨慎的步子,一步一闪。他指着一个人,说,你,中了暗器。于是,那个人配合着一个后空翻,摔倒在地。他说,摔的不好看,重新摔。那人就爬起来,换了个姿势重新摔。他又指着另一个人说,你,也中了箭。于是,另一个人,也表演着摔倒在地。他说,进主墓室了,二人忙爬起来,做推门状。他让另两人把他放下来,说,扮演粽子,于是两人装作粽子,又被他象征性的打倒,还说着圣婴好厉害。

他笑着,下完斗,又要去掏树上的鸟窝。众人扛着他,让他踩高去够,还没摸到什么,一个黑影一个翻身就把鸟蛋拿走了。众人行礼喊着宗主,他带着恭敬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师父。张禁挥退众人,把鸟蛋交给小圣婴,举高他,让他把鸟蛋放回鸟窝。之后问他,练功了么,声音淡漠。他说练完了。那就接着练,看好了。

行云流水的一套功夫,一招一式他却都记了下来,学的有模有样。

寒来暑往,春雨,夏花,秋月,冬雪,小圣婴在练功中长大。再现身,虽脸庞依旧稚嫩,身姿已然挺拔,已是少年模样。

(小小张起灵简直太萌了,我真的不能想象,原来小哥还有这么萌的时候!一对比,简直不能更心疼!音乐投影变换一下,少年张起灵出场,是杜天真扮演的。)

张家,祭坛

如果......说什么如果呢,一切从开始就是注定的。

穿着祭祀白袍的少年,拿着带铃铛的法杖一遍遍演练着仪式的程序,生怕出错。张禁走过来,问他在干什么。他说,这次是张家最盛大的祭祀,所有族人都会参加,族长和长老让他做少祭祀,他不敢怠慢,所以在演练。张禁摇头,说,到时候,你站在高处,他们只是看着你,而且只能看着你,你做什么都是对的,明白么。少年若有所思,懵懂的点了点头。

祭祀开始,圣婴念着该念的词,抖着法杖,铃铛发出按部就班的响声,一切都井然有序。族长走上祭坛,开始带领族人行礼。跪,拜。跪~拜~。。。。。张禁(师父),你怎么还不跪?长老和圣婴同时出声提醒。只见跪倒一片的人群中, 只有张禁负手而立。族长并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张禁。

张禁走上前去,面对众人,说,张家应该有所改变了!他目光灼灼,字字铿锵,张家世代不乏王侯将相的人才,却只能避世于人海,固守所谓长生的秘密,被这个谎言蒙骗一生。世代不变的血液,禁锢了我们的一生。不能再执迷不悟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张家。

长老气极,忙招人来将张禁拿下,可是呼唤半天都无人应答。张禁笑,说,凡是参加祭祀的人,都不允许带兵器,守卫的族人也在外围,而且现在应该也无法听从召唤了。言下之意,一切都在掌控中。长老说,你说长生是谎言,可是圣婴不就是活生生的证据么?张禁嘲笑一声,证据?没错,这个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不过是谎言的证据!张禁退到一旁,拿出一个物件,正是多年前带回的小小石棺。他打开石棺,捧出已经玉化的婴儿,展示给众人,说,这才是当年带回的圣婴,长生的圣婴,你们看见了么,这就是!而那个,他指着已经有些呆滞的少年“圣婴”,那就是个连张家人都不算的孽种!那目光的狠戾,似一道闪电,劈在了少年的身上。

张家众族人纷纷发出质疑的声音,并开始表示支持张禁。族长终于发话,问张禁,你这是一定要逼死我么。张禁说,何必,只要族长同意带领一个新的张家,张禁愿做新张家道路上披荆斩棘的一把利剑。族长看了长老一眼,许久,长老也朝张禁行了大礼。族长缓缓走下祭坛,同时,张禁也缓步走上祭坛。他站在高处,回身面向众人,让我们建立一个新的张家。却没看到,族长淡漠的眼神中,一把刀已贴上他的脖子,下一秒,已无声息。

一身黑衣的杀手在族长和长老面前复命,说外面的叛乱已经处理好了,这时众人纷纷附和刚才情势危机,才暂时屈服,族长挥挥手已经走远。长老高喊一声,今日祭祀吉时已过,改日进行。然后也带众人离去。

少年终于回过神,茫然道,为什么我是孽种?我到底是谁?我是谁啊?他走上祭坛,走到他敬他畏的师父旁边,我是谁,如果我不是圣婴我是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谁?师父,你只要我帮你站到高处,帮你站到高处,站到高处……

风呼啸着掠过耳边,尸体变凉变僵,没有人会再回答他。

风雪中,张也成家

原来多年以前,你已经被抛弃过了,即使什么都记不得,可那种烙在骨髓里的滋味,还是痛的吧。虽然你从来不表达。

天寒地冻中,没人在乎一个孽种是死是活,当初留他一命,众人看来已是慈悲。终于找到一个堆柴处,避避风。少年瑟缩在一旁,梦中零碎的,有醇厚的男声说“为你娘活出血性”,有温柔的女声说“你要好好活下去”,有严厉的冷漠的声音说“快去练功,为了站在高处,为了新的张家”,还有一声声“孽种”。

张也成听到响声,出来一看,蜷在角落里的孩子,眉眼像极了那位故人,没想到还能了个前人所托,平生之愿。倔强的性子也是随了那人,硬是连拖带拽才把那孩子弄进屋里。进了屋,他没好气的朝不搭腔的小可怜说,我救了你你就要报恩,啥事都要听我的。现在去,去烧火做饭!看什么看,快去!他早就冻得不行,跑到灶台旁边就烤起了火,时不时添把柴。张也成又凑过来,掀开锅就朝他大喊,夸张得很,哎呀,这饭都让你给烧糊了,怎么吃哦!臭小子这么笨!算了,这饭你就吃了吧。然后把饭往他怀里一塞,转身收拾被褥去了。哪里是糊的饭,不过两人都没说破。少年也饿坏了,狼吞虎咽几下就吃完了。张也成回头要招呼这孩子来休息,就看他早就伏在灶台边的地上抱成个团睡着了。他嘴里喊着造孽哟,赶紧就把杯子往他身上一罩,又掩了个严严实实。

一天一天,这孩子就留下来了,和张也成在这小破院里开始相依为命。

张也成叫他臭小子,他叫张也成张秃子。臭小子,你哪里看我秃了?!他把头发拽到那孩子面前,气极道,这么多头发,哪,里,秃,了?臭小子嘿嘿答道,我看你晚上对着水缸念念有词,说什么只求少掉点头发,不要秃了才好,怎么不是张秃子了。张也成抬手作势要打他,他忙逃开了,嘴里还叫着张秃子张秃子。

屋外养了一群小黄鸡,个个萌得人肝颤儿。少年时常拿了东西喂它们,和他们说一些有的没的,还有张秃子的坏话。

俩人,一个说你欠我债,一个说知道了我还,口是心非的别扭日子也就这么过下来了。如果能一直这么过,也是奢求不得的幸福。如果。。。。

一天,臭小子醒来,发现自己的破褂子没了,上半身只能裸着。他问,张秃子我衣服呢。张也成说,你那也算衣服?那破布我给你扔了。他说,破布也能穿啊,你扔了我穿什么。张也成让他在那站好伸开手别动,拿着一件新衣裳给他套上了。(你说这衣服眼熟不眼熟,就是一件没有拉链的黑色连帽衫)虽说是旧布拼缝起来的,可在少年眼里就已经是最新最好的衣服了。他带上帽子,欣喜地摸着衣服,转了两圈,朝张也成喊了一声,张秃子谢谢啊,我以后一定换给你!然后就跑了出去。张也成大笑着骂了一声臭小子,也就随他去了。

张家,本家练武场前

救命的,也是要命的。不过,救的是别人的命,要的是,你的命。

或许你都没有意识到,你是多么想要一个身份,一个名字,一个认可。

不知不觉来到张家本家的比武场,远远地望着。几个本家的孩子看到他,又过来奚落欺负他,他说着你们别让我动手啊,你们都打不过我,脑中也幻想着把他们打趴在地上,可是终究还是忍着没动手。这几个人搞恶作剧把他扔到了虫穴里,看一大波虫子袭来折磨他,可是竟意外发现,虫子见到他的血全部都落荒而逃。几个孩子像发现了新大陆,赶紧回去向族长长老邀功,嘴里喊着“血罐子!血罐子!又一个血罐子!”

张也成赶到把他从虫穴中拉了上来,告诉他,他们要一起走,赶紧走。他追问,我们要去哪里,张也成说,杭州,我们去杭州西湖,那地方好啊。他跟着欣喜,说,好,去杭州,转身要去收拾东西。张也成拦住他把他往外推,说你先走,我收拾好东西随后去赶你,你放心。我跟你说啊,出了张家门,然后走左边的那条小道,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黑都别回头。你记住了么?来跟我再说一遍。他说,你当我傻子啊,我当然记得,出了张家大门走左边的小道一直走一直走,天黑也不回头。

他们说,要去杭州,西湖。

可最终,哪里也去不成。

张家人,注定逃不脱的。

(张家也来了一批人,把他俩一起带到了族长面前。幻想把他们打趴下那段,是先演了一段确实把他们打趴下了,然后黑了一下,又恢复成之前的样子,我们才知道这是他想的23333哎呦,心疼,小哥也是被人欺负大的。。。。QAQ)

张家,大厅

每次看你轻描淡写地划破手掌驱赶蚊虫,总会想你为什么这么不怕疼呢?当你突然向吴邪说出那句“还好我没害死你”,怎么会觉得那么自然呢?终于明白,你不是不怕疼,是因为更疼的你已经承受过了;你是真的怕害死你在乎的人,是因为你曾经体会过失去那人的痛苦和无助。

族长和长老说,给你个机会,完成这个任务,你就能有个身份。一个身份,甚至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张家人的名字没有意义么?确实。可是,真的很渴望有个身份有个名字,真的不想只是别人口中的孽种。只要能活着回来,就能作为张家人和张也成继续过日子,还他的债。

脊背上被安装了一个取血装置,失血过多的苍白和痛苦,你不说,我也无法形容。可是仍坚持着,只为了一个承认。

是,活着回来。却只有你一个人。

蝎子墓

我可能知道你失去了什么。我应该不知道你到底失去了什么。还是已经一无所有。

墓中,其余几人拿着沾着他的血的木棍,开始探索,他失血过多,在地上蜷缩着。张也成跟了过来,见无人看管,便帮他拿下了取血装置,要带他走。不知是谁,触碰到了再三叮嘱要注意小心的六角铜铃。铃声纷纷响起,一瞬间,魔音灌耳,真实还是幻想,谁都分不清楚。

摇晃中,他捂着耳朵,拿起刀,放倒了每一个想要伤害他的人,也包括那个想要救他的人。

当铃声终止,已不知过去了多久。墓穴中悄无声息。只有躺在地上的尸体,还活着的他,挥散不去的血腥味和刺眼的鲜红。

他跪倒在张也成身边,去触摸这个刚刚还鲜活着要带他走的人的鼻息,沉寂,已死的沉寂。他颤抖的哭出了声,他嘶哑着喊着张秃子,他喊了一声“爸”。

(张也成当时打趣的说了一句,失血这么多,还这么能打,臭小子挺猛啊。哭着笑了一下,更心疼了QAQ!!!!小哥会哭,还是那种哭出声的,天呢,杜天真演的太入戏了!真情实感听着真是撕心裂肺的疼!)

张家,大厅

你变成了张起灵。或者这么说,从一开始,你就是张起灵。

他一个人回到张家,对着族长和长老说,所有人都死了,被我杀死的。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怕了。

长老说,你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张家人,你将有一个名字,但是,你将会失去所有的记忆,痛苦、快乐全部都消失,你愿意么。所有记忆么,其实已经无所谓了。他说,愿意。

张家已经衰败,只剩分崩离析的烂摊子,他接受了张家的重任,进入藏地,进入门里,在关门的片刻,长老的声音响起,记住,你从今往后的名字,叫张起灵。

张家的张起灵,最后一代的张起灵。

现实

喇嘛庙,院中

回廊空荡荡的,吴邪和上师踩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向院中走去。枯枝上的雪被风吹落,月色给它镀上了银边,就像滴落的眼泪。

吴邪看着小哥就蹲在院中,一动不动。他大惊,说,真的是你么?你为什么在这!你知不知道,5年了,我一直在找你,从来不放过任何消息。你知不知道。。。他触碰到小哥连帽衫下面掩着的身体,冰凉一片,原来这只是一尊石像。

吴邪一瞬间有些慌张和恼怒,他转头质问上师,这是个恶作剧是不是?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从头到尾这都是一个引我来入的局?是不是?

上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从缘起那时,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个局里,每个人都是命运的棋子罢了。

(院中的布景不变,中间落下一层窗户的布景,相当于窗户那边是吴邪的现实,这边是回忆中的小哥的经历,上师声音从老变年轻,从年轻变老,穿梭在这两边,推进现实和回忆的进展。苏小哥出场,和杜天真同框)【以下这一段我有点忘记顺序和具体情节了,就按照我想象的来写了,打阎王,找德仁喇嘛,三日寂静和雕刻石像故事是都有的,中间也有推回现实,就是顺序问题】

(布景前变亮)

回忆

张起灵来到庙中,当时还年轻的上师接待了他。庙中有很多间屋子,连上师都不曾全部进去过,而小哥却来到一间屋子中,找到了德仁喇嘛,不过是他的遗体。他说,自己的记忆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而德仁喇嘛会帮他记录下他的记忆和从山中带来的秘密。说着,把一本笔记交到了上师的手中。

(苏小哥身影定格,布景前变暗,布景后变亮)

现实

上师把笔记递给吴邪,吴邪翻看着笔记,喃喃道,小哥的笔记。那石像是怎么回事。上师说,他为了留下自己的痕迹,也是为了做一个标记,于是他自己雕刻了自己的石像。

吴邪盯着石像,又看了半刻,说,怎么会有眼泪,他为什么哭了?

上师说,一个无欲无念,无悲无喜的人,在那三天,找回了最重要的东西。

(杜天真身影定格,布景后变暗,布景前亮起)

回忆

张起灵依稀记得有个温柔的女声对他说,你要好好活下去。

一个身穿白色藏袍的女人躺在中央,张起灵走过去,一直看着他,女声响起,开始说起了话。戛然而止,女人突然做起,变脸为一个恐怖的骷髅。张起灵拔刀相向,这时,阎王出现了,缠斗片刻,张起灵向阎王发出最后一击,阎王痛苦的沉去,却也发出恶毒的诅咒,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身着蓝色藏袍的康巴洛族人赶到时,看到张起灵的那张脸,便不感到惊讶了。采花人的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藏海花田

不管多少年过去了,藏海花田依旧红的耀眼。时间如同静止,从一开始到现在,她就躺在那儿,等着你来。

张起灵在白玛的身边跪下,凝视着她。

当他握住那双纤细的手,他竟然从冰冷的温度中感受到了温暖。那微小却炽热的火苗,一路破冰,燃烧到了心脏所在的地方。

这个女人,是他的妈妈。

三日静寂,他终于落下泪来。

“妈妈”

哐,哐,哐,在黑色的石头上,他一下一下地凿出眼泪。

他找回了,被那些人,蒙蔽的心。

他的心啊。

(拾年藏海花,苏航演唱,BGM响起)

现实

杭州,西湖边,古董铺子

故事并未结束,只不过从一段缘灭,到另一段缘起。命运的棋子,走不出的局,难道我们不也在其中么?

大金牙坐在在吴邪的铺子里悠哉喝着小茶,王盟依旧干着可有可无的杂活。门吱呦一声开了,吴邪回来了。老板,你终于回来了!王盟迎上去。吴邪应了一声,看到了也迎过来的大金牙,朝他说,感谢金老板这次提供的消息,我欠你个人情啊。大金牙笑得合不拢嘴啊,边说哪里哪里,边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语音,倒斗协会的成员们,我们倒斗界的吴小佛爷又要重新出山喽!

(这边是所有的小伙伴都笑了,那个协会具体称呼我忘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挺搞笑的)

王盟,今天咱们不做生意了,早点打烊,你回去吧。好嘞,老板。

当铺子重归平静,吴邪拿出那个手串,端详良久。

(黑)

闪回(盗笔片段)

吴邪快步走着,手中电话接起,就听见他三叔说东西已经卖掉的消息。

“靠,不是啊,好东西也留给我啊,你也卖得太快了。”吴邪沮丧的说。“什么?被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小哥买走了?”

说着,停下了脚步,回头去看刚刚那个擦肩而过的人。

那个穿着黑色连帽衫,背着布条缠绕的古兵器的年轻人,正也闻言,回身看着他。

(打光聚焦两人,定格。藏海花,杜光祎演唱的主题曲响起,大幕缓缓落下,全剧终)

END(话剧故事结束)

他会在乎你疼不疼,饿不饿,冷不冷;他会在乎你是谁,你要去哪;他会告诉你你和这世界还有联系;他会陪着你,等着你。就像无悲无喜,无欲无念中重新照亮人生的光,重新温暖心的热。吴邪对你是怎么样的存在,可能这就是两人羁绊的开始。QAQ


  • 关于两首歌,推荐!歌很好听,歌词也确实和剧很照应。

一、

藏海花-(舞台剧《藏海花》主题曲)-杜光祎

作词:大草 作曲:大草

编曲:阿乱   演唱:杜光祎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zNjY4NTM0NA==.html?from=y1.2-1-95.3.3-2.1-1-1-2-0

喂我在

雕琢你的存在 (吴邪的扮演者去扮演张起灵的少年时期,塑造你的曾经)

喂你看

花海为你斑斓

喂别哭

我明白你的无助 (当吴邪后来知道深陷迷局,不断去推演,不断去想要打破命运,他是明白小哥的感受的)

喂别怕

我也愿为你分担 (这个没得说,你看吴邪为了这个好哥们奔波了12本书啊,还去想尽办法摆脱“它”)

花谢花开

你会离开 (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最后一代起灵,注定背负的太多)

三天日月

悲喜无声也无言 (三日静寂)

花谢花开

你已离开 (小哥去了青铜门,独自进去守门)

你是否也会要个依赖 (吴邪在外面等着接他,同时也筹划破局)

藏在雕刻里的花会开

你走着

苦痛早已干涸 (小哥在成为张起灵前经历的所有苦痛)

我在这

波折你的波折 (一方面是杜来扮演,体会小哥的波折,另一方面是吴邪在喇嘛庙看笔记听故事时候已经代入了)

有一天

风吹干你的眼泪 (三日寂静后小哥可能就再也没哭过吧)

又一年

你微笑说声再见 (进门前的道别)

花谢花开

你会回来

我会等待 (十年接你回来,好吧,你已经回来了)

明白你过去与未来 (墨脱之行明白了你的身世)

花谢花开

风吹过来

从此你不必一人承载 (以后的路,不在坎坷了,“它”不存在了,我们陪你走)

藏在雕刻里的花

还在

(雨村中的钓钓鱼,看看落日的日子,都将不再是一个人过)

二、

拾年 藏海花

演唱:苏航

(酷狗搜搜就有)

花海无边 岁月凝结(藏海花田从来没有改变过,时间只在之外给人痛苦欢乐)

十年风雪 心有所念(张起灵每次从雪山出来,虽然没有记忆了,但是还是会去找寻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三天日月

静寂无言

思念之觉

我不曾忘却(找回了被蒙蔽的心,就不再害怕失去什么了)

藏海花田

风起流年

身影渐隐渐远

你可知

沧海云烟

花语连天

再一次留恋

逝去的一切

努力雕琢

记忆轮廓

一路波折

一路沉默

时间太少

苦痛太多(个人感觉这两句很戳人,在他还有悲有喜的时候,时间很少,苦痛太多;在他无悲无喜,已经没有痛苦的时候,他只剩下无尽的时间了)

从此以后

我一个人走(最后一代起灵)

藏海花田

只此一别

心已无欲无念

谁可知

悲喜无言

斑驳岁月

再一次留念

一晃十年

  • 对这个话剧的一些感想

关于一些细节的处理和呼应,话剧中表现得有些是很明显的。比如叫张也成张秃子,盗笔中小哥就扮演了一个张秃子,张也成说去杭州,这也和后面盗笔故事的开头对应起来。有些在三叔藏海花原著中不是这么写的,但是话剧为了演出效果和故事性,进行了改编,无可厚非,更何况三叔还填了坑,补了好多内容。在整个故事的完整性和可看度上,很抓人也很戳人。故事是偏重讲述小哥的过去和未来,可能解密之后让人感觉有点狗血?23333但是让人更心疼,原来强大如神佛的小哥,经历这么多,关键是小的时候很萌很中二哈哈哈哈哈。

而且全剧虽然有在找吴邪和张起灵的交叉点,却并没有卖腐或者强行凑cp感,两人作为本身就羁绊很深的人,感情上表现很自然。回忆杀很多,叙事方法的应用,并没有因为现实和回忆的穿插而让故事支离破碎或者前后不搭,讲故事讲的明白清晰。

布景真的是超美啊!!!太合我意了!中间运用了很多镂空的布景隔在舞台或左或右或整个中间,再加上投影,该有的光影感觉和环境都表现的特别真实!最喜欢喇嘛庙院中还有藏海花田这个两个景,唯美有了,气氛有了,超棒!音乐配合也好,我觉得都能衬托出故事情节和人物感情。

  • 对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表白

作为一个看过盗1,长白山特别版还有这次的藏海花外传的(都是同一批演员),不算特别铁粉但是也是真心赞叹佩服和喜欢盗墓笔记以及话剧的人来说,导演和工作人员们幕前幕后的用心和敬业都是看到的。当然,一部比一部好,这也是肯定的!这次藏海花的表现形式难度也挺大,好多演员都分饰两角或者三角,真真是考验演技,表现得都好赞!

小小张启灵的扮演者在介绍前,说,我先来介绍一下剧组里最小的演员,就是这群小黄鸡,说着蹲下摸了摸小黄鸡,哈哈哈哈哈哈,真是萌翻了。之后才进行的自我介绍,小小年纪估计就已经俘获好多姐姐阿姨的心了23333杜天真和苏小哥的颜值就不必说了,剧组里其他的演员各个也都是不俗的“张家人”,颜值就没有低的,而且演技也都超棒23333不过这次还看到了杜天真的腹肌哈哈哈哈哈,也是脱衣有肉啊~

最后的彩蛋是众人穿着白T一起跳舞,真是又帅又燃,迷妹们的尖叫糊我一脸。最后杜和苏的举枪造型也是福利呦~


这次能写个这么长的纪念,我也是拼了的23333

16.8.6号下午场,8.8完成,某莓

评论(4)
热度(15)

© 亓官小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